行業案例檢索
地址:重慶市沙坪壩區天馬路A1棟186號26F
時事前沿

85歲賣橙,探尋煙王褚時健背后的故事

作者:本站  來源:GDD  點擊:2821  發布時間:2018-11-29

85歲賣橙,探尋煙王褚時健背后的故事
橘子、橙子、柚子當季的這個冬季,昔日的煙草大王褚時健種的“褚橙”成了北京、成都、廈門等地最紅的水果:褚橙賣斷了貨的消息不斷;王石(微博)等企業家也紛紛關注并點評褚橙,甚至稱之為“勵志橙”。褚時健,這位中國煙草業昔日的風云人物,如何在75歲的高齡回到云南哀牢山種起了橙子,十年的種橙生涯經歷了什么?褚橙成為今冬最紅水果是因為它的口味?還是背后的一對八旬高齡老人不服輸的精神……
上周,本報記者來到了褚時健的橙園,和褚時健一起生活了三天, 探尋褚橙背后的故事。
■白天轉果園
晚上向孫女傳授種橙心得
11月的清晨云南有些寒意,哀牢山上的云霧忽近忽遠,剛才還是眼前一片崇山峻嶺,轉過身去發現自己又在一片濃霧之中。
習慣早起的褚時健穿了一件短袖,外面套了一件毛線背心,早早就在廚房忙活起來了。因為嘎灑日照太強,褚時健被曬得黑黑的,不管晴天下雨,都習慣了戴一副墨鏡。
這棟山頂的三層黃色小樓,既是褚時健果業公司的所在地,也是他們在山上的安身之所,小樓四周則是2000多畝的果園,這是他75歲再度創業的心血。這個曾經的煙草大王傾其所有,把自己的命運同這些果樹拴在了一起。
早飯是雞湯面。面是掛面,雞湯是老伴在農家樂請客剩下打包回來的。雖然曾經是中國的煙王,現在又是人們眼中的橙子大王,褚時健夫婦節儉慣了,就連飯桌上的雞骨頭都要打包回來給自家的小狗吃。
這兩天孫女和侄女一家子回來,褚老夫婦特別高興,帶著大家回了果園。等著年輕人都起床了,便招呼吃早飯。褚時健話不多,因為糖尿病的緣故腿腳也不是特別好,但他給每個人盛面、澆湯,還反復叮囑有辣子、鹽巴、酸菜。
小黃樓的院子里,總是放著一筐新鮮的橙子。這幾天橙子成熟,來訪的客人也多了。若是熟人,褚時健便陪著說會兒話,嘮嘮家常。若是生客,橙子自取,褚時健就去忙自己的事情。
小黃樓門口蹲著兩只石獅子遠眺前方,似乎在暗示著主人不同尋常的人生。門口對著一汪水潭,這里的水都是十幾公里外的哀牢山山泉接過來的,以備云南干旱時果園不斷水。小樓左手邊有一棵大無花果樹,枝繁葉茂,老伴馬靜芬稱它為菩提樹。樹下養著三四只孔雀、幾十對斑鳩,此外便是層層疊疊的橙樹。
11月是橙子收獲的季節,墨綠的果樹上掛著斑斑點點的冰糖橙。這幾天橙子賣得好,各地的供貨有些緊張,果園這邊只能加緊采摘。以前一天摘100多噸,現在要450噸左右。果園里不時聽到沙沙的聲響,這是工人背著果筐在摘果。
褚時健腿腳不太好,司機便開著車帶他去果園轉,找農戶聊天,看看技術指標是否被嚴格地執行,幾個區長和技術員排著隊給他匯報工作進展。晚上,褚老還把孫女叫到身邊,傳授自己的種植心得。早晚有一天,這些果園都會交到第三輩年輕人手上。一天忙完躺下,已經深夜11點了。
■借錢承包山頭種冰糖橙
再創業是希望晚年過得好些
2001年,經歷牢獄之災的褚時健獲準保外就醫,雖然獲得了有限自由,自己工作了十多年的紅塔集團對他也算照顧,給他派了保健醫生、生活秘書、司機,但褚時健是一個要強的人,不喜歡求人。這么多年來他一直是這個性格。
出獄后,不少人來找褚時健做生意,有讓他去煙廠當顧問的,有讓他去搞礦的,開價都是幾十萬,褚老衡量許久都沒答應。
“錢是繼續創業的一個原因,誰都希望晚年的生活過得好一些。”褚時健說。機緣巧合,哀牢山旁嘎灑附近的一個農場經營不善,要頂出去,褚老便想著試試。這個農場原來種甘蔗和橙子,但因為水源、管理沒有跟上,效益一直不好。
啟動資金又成了一個難題。褚時健在玉溪煙廠十幾年,把一個快要破產的煙廠做成了全國煙廠的領頭羊,創下了玉溪、紅塔山、紅梅等幾個全國暢銷的牌子。但因為當年分配體制的原因,褚時健在煙廠擔任一把手這么多年,前前后后領的工資總計不過60多萬,這都不到后來繼任者一年的薪酬。
“最后只能去借錢,因為老褚這個人有信譽,朋友沒有一個不答應借錢的。我們說萬一虧了可怎么辦啊,但他們堅信,我們一定會認真干,一定會成功,他們了解老褚的為人。”老伴馬靜芬在回憶時說。為了果園,他們前前后后借了1000多萬。
2002年,他在云南省哀牢山上承包了兩個相鄰的山頭——硬寨梁子和新寨梁子,建成了一個2400畝的冰糖橙園。冰糖橙是他的老家華寧縣的傳統農作物。75歲再去創業,褚老的朋友們唏噓不已。
■十年種橙并不輕松
曾五六年在山上住窩棚
褚老小時候抓過魚、務過農,馬靜芬以前做過化工檢驗員,但要搞專業種植,兩人都不知道如何下手。果苗從哪買,果樹怎么栽,怎么施肥,所有這些都要從頭學起。“因為不懂,吃了不少虧,走了彎路,有人給推薦淘汰了的果苗,我們也不知道,結果怎么都種不出像樣的果子。”
和種菜、種糧不一樣,冰糖橙從栽苗到掛果要5-6年時間。“弄錯了不光損失錢,更重要的是損失了時間。”這對75歲種橙子的老褚來說尤為重要。“那些年剛搬到山上,住的是窩棚,晚上睡覺看得見天的那種,經常能遇到蛇、蟲子什么的,要是沒有他陪著,我真不敢住在山上。”馬靜芬回憶。
不過褚時健沒用多久就對種植上道了。“我以前搞過煙草種植,我想農作物的種植是相通的,無非是光照、肥料、灌溉等。我晚上看專業書,白天和工人實踐,遇到大問題就請教專家,靠學習。”不過,褚老自己也承認,現在成功了可以談笑風生,當年卻沒有這么輕松。
前些年,果園開始陸續掛果,眼看著等了幾年的橙子終于沉甸甸地掛在了枝頭,不料收獲在即,卻遭遇橫禍,果子不停地掉,一點辦法也沒有,加起來有上百噸。技術員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褚時健寢食難安,夜里查資料,白天在地頭商量對策。
■褚橙曾因口味不佳只送不賣
為賣褚橙曾全國各地收集研究
后來橙子不掉了,但口味卻不好,淡而無味,既不甜也不酸,褚老夫婦嘗了愁壞了,組織技術人員研究了幾天都找不到原因。晚上躺在床上,褚時健睡不著,半夜12點爬起來看書,經常弄到凌晨三四點。“不把問題解決了,沒法向那些借錢的朋友交待啊!”褚時健回憶。最后得出結論,一定是肥料結構不對。
這種水準的果子褚時健也不敢大規模賣到市場上,怕砸了牌子,只能送給村民、學校之類。第二年,褚時健和技術人員改變肥料配比方法,果不其然,口味一下就上來了。“好的冰糖橙,不是越甜越好,而是甜度和酸度維持在18:1左右,這樣的口感最適合中國人的習慣。”
現在,褚橙的銷售由他們的外孫女夫婦負責,而在幾年之前,成百上千噸的橙子都是馬靜芬在銷售,其中的辛苦不是一兩句能說清的。負責銷售的馬靜芬去全國各地轉,見到橙子就買,收集研究。“有時候口袋里沒錢,就只能買一個,我也不怕人笑我。”
橙子終于種成了。現在,褚時健對自己的橙子事業很滿意,他估計今年產量能有1萬噸左右。借的1000多萬元債,在幾年前就還清了。目前褚時健還在修建大型冷庫,投資四五千萬,建成之后能儲存5000噸橙子。
對褚時健來說,人生似乎永遠沒有終點,“輕輕松松活個八九十歲。”褚時健背靠著沙發,抽著煙,依然無限豪邁。
妻子眼中的褚時健
樂天夫妻患難搭檔
馬靜芬今年已經80歲了,比褚老小5歲,兩人都是一頭白發。她可能是這座山頭上最歡樂的老人家了,有時候走路還哼著小曲。山上的工人都敬著褚老,和馬靜芬倒是言語甚多,不時聽見馬靜芬和他們逗樂子,笑聲不斷。
這兩天,褚老在玉溪煙廠時帶的大徒弟邱健康來看他們,臨走合影留念。馬老太太擠到他們中間,還招呼攝影師:“照一下我嘛!照好了有橙子吃!”帶著云南腔的普通話把大家都逗樂了。
馬靜芬覺得褚時健是一個呆呆的人,專于做事,卻不善人事。馬靜芬和褚時健風風雨雨幾十年,中間經歷了褚時健的起起落落,既有人前風光,也有人后落淚。
在褚時健被打成“右派”沒有收入時,她也被工廠除名,靠打毛衣養家。后來褚時健在玉溪卷煙廠出事,馬靜芬被帶到河南隔離審查,吃了不少苦,但她覺得這都沒什么。她和褚時健都認一個理字,也從來不服老。
在果園,別人都要聽褚時健的,唯獨馬靜芬能說得動褚時健。褚時健不是一個把情愛掛在嘴邊的人,為此馬靜芬有時還挺有意見,前幾年兩人金婚,小輩提議辦一下,褚時健堅決不同意,老太太也沒能如愿。
馬靜芬說她想把家里的事情寫成一本書,不為了出版,而是想讓后代知道,現在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輕易得來的,讓小輩都不能忘了。
朋友眼中的褚時健
個性決定了他的人生路
這兩年,褚橙大量上市,褚時健又開始被大家提起,這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風云人物又以另一種姿態重新崛起。但褚老把這些看得很淡,他每天生活很規律,既不打牌也不看戲,唯一的樂趣是看新聞。
“他是一個特別的人,有獨到之處。”褚時健幾十年的朋友周樹如此描述他。像他這樣一個不喜歡溜須拍馬,甚至不太會說話的人,怎么能夠幾次跌倒幾次又頑強地爬起來。
“他對事情有自己的理解,非同一般的執著,認準的事情就是埋頭做,到了不管不顧的境地。”但幾乎他身邊所有的人都認同,褚時健的成功是外人所不能復制的,他的個性決定了他的人生路。
褚時健念書并不多,在昆明念到高中便參加了邊縱打游擊。只要和褚時健工作過的人,都對他的琢磨勁感嘆不已。“他不怕上手新事情,他是那種一通百通的人,打游擊,管糖廠,做煙廠,種橙子,都做得來。”褚時健的司機張師傅習慣稱褚時健褚廠長,他給褚時健開了三十多年車,從小張也變成了老張。
除了琢磨,褚時健最擅長的是和工人、農民打成一片。
褚時健這樣一個人,在反右、“文革”等運動中卻沒有吃什么苦,這很少見。在褚時健看來,自己沒被整還是因為給工人創造了福利。
褚時健眼中的煙廠生涯
“批條子”埋下折戟隱患
19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兩年之后,引導中國三十年快速發展的改革開放啟動。1979年,褚時健得到起用,使命是去拯救陷入困境的玉溪卷煙廠。可能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他將會成為中國一代煙草大王,命運也將更為百轉千折。
在褚時健任職的這十幾年,玉溪卷煙廠成了一臺印鈔機,年稅利從0。97億飆升到206億,1998年,玉溪名列中國稅利第二(第一為大慶石油)。一時間,褚時健風頭無人能及。
但風光背后也暗流涌動。從褚時健手上批條子倒煙成了一門大生意,但這也為他日后在玉溪折戟埋下了隱患。有一陣褚時健到北京都不敢見人,因為要煙的人太多了。他又不懂得人際關系,不勝其煩,只能躲著。
1995年,褚時健被人舉報貪污,隨后妻子馬靜芬和女兒在河南遭到審查,其間女兒自殺,褚時健悲痛難當。1999年1月9日,褚時健被判無期徒刑,服刑兩年后,刑期減為17年。
獄中的褚時健苦悶至極,身體狀況也急轉直下。他的朋友周樹去監獄看他,他的一句話到現在周樹都記得很清楚,“你等我抽完這支煙再走嘛。”無限酸楚盡在煙霧之中。
2001年,因為嚴重的糖尿病,褚時健保外就醫,從此隱沒在哀牢山種橙子。對于過去的起起落落,褚時健夫婦看得很淡。“人不能活在過去,也不要整天怨天尤人,罵來罵去有什么用呢。”
記者手記
讓“褚橙”點亮中國夢
褚時健是一個慢熱的人。我和褚時健一共待了三天,前兩天他和我說的話不超過10句,無非就是“上車”、“走”、“吃”,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直到第三天,褚時健才真正打開話匣子,和我暢談了一個下午。
他是一個埋頭苦干型的人,但又極其聰明。這些年褚橙大賣,他也從來沒有認為自己有何特別之處,并且還很有憂患意識。褚時健清醒地知道,褚橙之所以受追捧,一是水果品質不錯,二是其中有他褚時健的故事在里面。但他的故事總有一天會過時,那時候褚橙應該怎么辦,這是他正在著手解決的事情。用他的話說,不能等天旱了,你才想著修水庫。
無論是自己在玉溪廠的榮耀還是折戟,褚時健都已經釋懷。從打游擊到“文革”,從辦煙廠到種橙子,褚時健這一輩子時而是時代的受益者,時而又被大浪潮打入水底。但在他看來向前才是正道,做事才能立業。很多人感嘆,一個人七十多歲還能創業,而在褚時健夫婦看來,這就如同每天要吃飯睡覺一樣正常,瞻前顧后必定一事無成。
在富人移民、窮人抱怨的眼下,褚時健用十年時間實現了自己的財富夢想,也為這個社會貢獻了一個金色的勵志橙。這個戴著墨鏡、上下車還要人扶的老人如此干勁十足,更顯得那些整天抱怨社會不公、機會匱乏的人實則大都是思想的巨人、行動的侏儒。
中國夢在哪里?我不確定,但必定不在抱怨之中,不在等待之中

人物寫真:
褚時健
紅塔集團原董事長,曾經是中國有名的“中國煙草大王”。一手將紅塔集團建成大型企業,1999年1月9日,褚時健被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褚時健被判后減刑為有期徒刑17年。是中國具有爭議性的財經人物之一。2002年,74歲保外就醫后,與妻子承包荒山開始種橙。2012年11月,褚時健種植的橙子通過電商進京,而他本人也成為勵志的典范。
中文名:   褚時健
別名:    中國煙草大王
國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928年
主要成就:    全國優秀企業家終身榮譽獎
十大改革風云人物
目錄
個人履歷
早年經歷
社會評價
貪污分析
褚橙進京
展開
個人履歷
早年經歷
社會評價
貪污分析
褚橙進京
風云人物
1928年,褚時健[1]出生于一個農民家庭。
1955年,27歲時擔任玉溪地區行署人事科長。
1979年10月,任玉溪卷
褚時健
煙廠廠長
1990年,褚時健被授予全國優秀企業家終身榮譽獎“金球獎”。
1994年,褚時健被評為全國“十大改革風云人物”,走到了他人生的巔峰。褚時健使紅塔山成為中國名牌,他領導的企業累計為國家上繳利稅數以千億計,他以戰略性的眼光,強化資源優勢,抓住煙草行業發展的機遇,使玉溪卷煙廠脫穎而出,成為中國煙草大王,地方財政支柱。
他曾經是位英雄,他擔任一家小廠的廠長后,臥薪嘗膽,披荊斬棘,以非凡的膽識和能力,用18年光陰的拼搏,使這家小廠成長為每年利稅數百億元的大型集團。在那個普遍工資只有幾百元的年代,他們廠一個普通職工的工資至少有四、五千元。1994年,他當選為“全國十大改革風云人物”。然而,由于體制原因,他對企業的巨大貢獻并沒有在個人所得上得到體現,18年來他的總收入不過百萬,個人收入的巨大落差使他心理嚴重不平衡,再加上缺乏有效的監督機制,他輝煌的人生之路偏離了航向,因為貪污174萬美元,1999年,他被判無期徒刑,此時,他已經是71歲的老人了。
貪污判刑
但是企業家激勵機制與監督體制的不健全葬送了他的政治和職業生命。1995年2月,一封匿名檢舉信指控玉溪卷煙廠廠長褚時健貪污受賄。
1997年,褚時健帶著把破落的地方小廠打造成創造利稅近千億元的亞洲第一煙草企業的榮耀,和被判無期徒刑的身份,黯然離開執掌18年的紅塔。
1999年1月9日,褚時健被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褚時健被判后減刑為有期徒刑17年。
2002年春節,辦理保外就醫。
他的女兒在獄中自殺身亡,
自己又身陷囹圄,這對于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來說,不可謂不是他這一生中摔得最痛跌得最慘的一跤。許多人既為他惋惜,也認為他這輩子完了。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這位老人并沒有垮掉,他先是獲得減刑,改為有期徒刑17年,在監獄里待一年,勞改兩年后,2002年他因為嚴重的糖尿病獲批保外就醫,回到家中居住養病,并且活動限制在老家一帶。按照我們的設想,他在老家能頤養天年,這就是他最好的結局了。
開荒種樹
然而他并沒有選擇這樣走下去,而是承包了2000畝的荒山,開種果園。這時,他已經有75歲了,身體不好,他所要承包的荒山又剛經歷過泥石流的洗禮,一片狼藉,當地的村民都說那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諸多困難并沒有阻住他的“瘋狂”行為,他帶著妻子進駐荒山,脫下西裝,穿上農民勞作時的衣服,昔日的企業家完完全全成為一個地道的農民。他用努力和汗水把荒山變成了綠油油的果園,奇怪的是,在昆明,街上的橙子10塊錢4公斤,而他種的冰糖臍橙1公斤8塊錢你都買不到,而且產品一出來就發往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在云南根本見不到蹤影。
他的果園效益好得驚人。這一年,愛好爬山的王石來到了云南,特意抽時間專程去看望他,他沒有看到一個曾經叱咤風云的企業家,而是看到了一個面色黝黑但健康開朗的農民。他們倆在一起交談沒有一句言及企業管理,他向王石介紹的都是果園,氣候,果苗的長勢。言談之間,他自然談到了一個核心問題:兩千畝的荒山如何管理?
雙贏
他使用了以前的辦法。以前他在管理煙廠的時候,采用了和煙農互利的辦法。為了讓煙農種出優質煙葉,他采用由煙廠投資,直接到煙田去建立優質煙葉基地的辦法,并且把進口優質肥料以很低的價格賣給煙農。當時煙農有好多都富了,與煙農“雙贏”的是煙廠,原料一天比一天好,競爭力一天比一天強,廠子最后變成了“印鈔工廠”。而在果園,有一百多農戶300多人忙碌,他給每棵樹都定了標準,產量上他定個數,說收多少果子就收多少,因為太多會影響果子質量,所以,多出的果子他不要。這樣一來,果農一見到差點的果子就主動摘掉,從來不以次充好。
他還制定了激勵機制,一個果農只要承擔的任務完成,就能領到4000元工資,質量達標,再領4000元,年終獎金兩千多元,一個農民一年能領到一萬多元,比到外面打工掙錢還多。
以前,褚時健管理煙廠的時候,想到煙廠上班的人擠破頭;現在他管理果園,想在果園干活的人也擠破頭。這個已過80歲的老人,面對人生的滄桑,懊惱過痛苦過,但流過淚后,擦干淚水,又一次點燃希望之火,用心過日子,將日子過得紅火,讓周圍的人幸福、快樂。
王石感慨地說:“我非常受啟發。褚時健居然承包了2000多畝地種橙子。橙子掛果要6年,他那時已經75歲了。你想象一下,一個75歲的老人,戴一個大墨鏡,穿著破圓領衫,興致勃勃的跟我談論橙子掛果是什么情景。 2000畝橙園和當地的村寨結合起來,帶有扶貧的性質,而且是環保生態。雖然他境況不佳,但他作為企業家的胸懷呼之欲出。我當時就想,如果我遇到他那樣的挫折、到了他那個年紀,我會想什么?我知道,我一定不會像他那樣勇敢。 ”
早年經歷
1928年,褚時健出生于一個農民家庭。
1955年27歲時擔任玉溪地區行署人事科長;
1979年10月任玉溪卷煙廠廠長。
1990年褚時健被授予全國優秀企業家終身榮譽獎“金球獎”。
1994年,褚時健被評為全國“十大改革風云人物。
社會評價
褚時健是中國具有爭議性的財經人物之一,曾經是中國有名的“中國煙草大王”。
在褚時健效力紅塔的18年中,為國家創造的利稅高達991億,加上紅塔山的品牌價值400多億(其他品牌價值沒有評估),他為國家貢獻的利稅至少有1400億。
在褚時健時期,他締造了紅塔帝國,“紅塔山”造就了多少百萬富翁、為多少人解決了吃飯問題,已數不可數。也正因此,很多人為褚時健晚年的遭遇抱不平。
王石的感慨,褚時健并沒有聽到。他在紅塔集團時帶的三個徒弟,現在已是紅河煙廠、曲靖煙廠、云南中煙集團的掌門人,但這一切與他無關,對他來說,他在曾經的輝煌中跌倒,但在跌倒后又一次創造神話,這就足夠了。我們都曾失敗過,是一蹶不振還是再次站起,褚時健這個最富爭議的人物,給了我們一個答案。
貪污分析
對褚時健貪污問題的分析:
盡管褚時健帶領紅塔集團走過一路輝煌,但褚時健的腐敗問題在紅塔集團的史冊上留下了難以抹去的記憶,也為褚時健自己帶來了永遠的傷痛。今天我們不得不思考,為什么一個優秀的企業家會變成階下囚?又為什么有人為其喊冤而有人叫好?我們不妨探討一下:
價值觀的轉變
在計劃經濟年代,人們都是企業的主人,特別是國有企業,各種福利待遇都在統一的模式下運行,人們過著按部就班的生活,工作是為國家、為人民而工作,企業生產的目標是滿足國家和人民的物質需求,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完成了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的轉變,企業和政府脫離,企業開始走向市場自負盈虧,企業的經營目標也從計劃經濟時期按計劃生產轉向了以盈利為目的,按市場需求而生產。同時國家對民營經濟也從限制轉為鼓勵,涌現出一大批優秀的民營企業,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民營資本市場,公民的個人財富都飛速增長。在這個轉型時期,人們的思想意識、價值觀、人生觀和對社會的責任感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傳統的“為人民服務”思想被“向錢看”的思想所取代,物質的誘惑,私欲的膨脹使人們更加現實、更加追求個人財富和物質享受,有人鉆法律漏洞獲取不義之財,而一些有權勢的人就心理不平衡,開始濫用人民給予的權力為自己牟取私利,出現了大量的腐敗案,這一切歸根結底都是人們意識形態的轉變,人生觀和價值觀轉變的結果。
監督不力
計劃經濟已經轉向了市場經濟,體制變了,人們的觀念變了,企業的角色也變了,而相應的有些政策和法律則顯得滯后和多變,有些根深蒂固的東西還沒有退去,政府從企業領導地位退出,企業應該按照公司法規定建立完善的組織架構,并各司其職,企業的股東會是最高權力機構,企業的董事會是企業的執行機構,監事會負責對董事會的監督,而現實中的股東會和監事會形同虛設,董事會幾乎成了無人監管的最高權力機關,董事長更是一手遮天,惟我獨尊,褚時健的下屬對其稱呼都是“老板”,“老爺子”,可見其在企業中享受的帝王般的待遇。
分配制度的影響
計劃經濟時期,分配的制度看似公平合理的,然而卻嚴重制約了經濟的發展,降低了人們的工作效率,阻礙了社會的進步。改革開放以來,農業的改革,允許農民對土地承包經營,農民種田有了積極性,產量大幅提升,使我國大部分農民解決了溫飽問題,有些地區還實現了小康生活;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經濟理論使私營經濟得到飛速發展,大量的民營資本投入到商業和制造業中,民營資本為社會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民營業主也從中獲得豐厚的利潤,實現了資本積累,出現了大批民間富豪;
作為主導經濟的國有企業改革卻是舉步維艱,在摸索中前進,效果卻并未象預想的有效,國企改革也成了個沉重的話題,先是政企分離,讓企業自主經營,接著是破產重組,到后來的股份制改造,國企改革的步伐差別很大,不同企業里職工的待遇也參差不齊,作為企業的領導層收入更是有很大差別,一些上市公司(比如科龍)的老總在企業嚴重虧損的情況下年薪可拿到幾百萬,TCL老總李東升資產則高達12億人民幣,相反像紅塔集團年上交利稅百億元的企業老總褚時建18年收入不足百萬,而類似規模的國外企業年薪則也遠遠高于這個水平,
1996年,美國可口可樂公司總裁的收入為885萬美元,外加2500萬美元購股權;迪斯尼公司總裁年收入是850萬美元,外加1。96億美元的購股權。如果按照這樣的比例,紅塔集團的銷售總額距離世界500強并不遙遠,作為紅塔集團的最高管理者,褚時健所應得到的報酬要遠遠超過170萬美元。個人收入的巨大差異使他心理嚴重不平衡,認為作出的貢獻沒有得到回報。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褚時建這一步偏離了跑道,滑出的太遠,付出了自己一生的代價。
社會評價不一
紅塔集團的很多人認為,褚時健是在不該拿錢的時候,拿了他應該拿的錢。經濟學家晏智杰說:“我們為失去這樣一位優秀的經營管理者而惋惜。”懷有這種心情的人絕不在少數。香港中文大學郎咸平教授則認為,是國家給了褚時建一個成功的平臺,國家也給了他應有的報酬和榮譽,他只是為國家打工的一個職業經理人,而他自己則把自己當主人,自己沒有把位子擺正。

褚橙進京
褚時健和他的褚橙
2012年11月5日,褚時健種橙的第十個年頭,褚橙首次大規模進入北京市場。褚時健選擇了由鴻基元基金投資的新興電子商務網站——本來生活網。
“我們是做生鮮食品的網站,會到各地尋找有特色的食材和食品”。胡海卿介紹,“公司把全國劃分為華北、華東、西南等6個大區,每個大區由買手奔赴各地搜集產品信息,褚橙就是西南片區的買手報上來的‘選題’,當時公司就進行了內部探討是否引進,6月份專人奔赴云南實地考察并與褚老深入溝通。在這之前,出于對品牌的保護和擔心零售價格的失控,褚老幾乎都是通過自建渠道銷售褚橙。或許是我們的專業性讓褚老打消了疑慮,最終褚老放棄了進駐北京超市等渠道的想法,選擇了我們作為北京獨家經銷商”。
褚橙每年不出云南省就銷售一空,這讓周邊很多農戶也看到了希望。據悉,目前褚老的橙林有2400畝,年產出8000-9000噸,而今年云南麗江等地也紛紛邀請褚老合作,并劃出了2000多畝地,希望褚老帶著農戶種橙子。
“這也意味著,未來幾年之后,褚橙的產量最起碼翻番,這就需要開拓更多的銷售區域”,胡海卿告訴記者,此次褚老與電商合作,其實也是在為5-6年后的市場考慮,因為他要尋找更廣闊的市場,為未來市場布局,甚至在考慮20年后的事情。
“我們此次與褚老預訂了100噸橙子,首批20噸全是特級橙。”記者在本來生活網發現,特級褚橙每箱10斤138元。對于這個比淘寶店略高的定價,胡海卿說,按照公司對褚老的承諾,公司對褚橙的價格定位一定是消費者買得起的,因此每斤定價控制在15元以內;本來生活網還承諾“一定要讓褚橙以最好的面貌呈現在北京消費者面前”,運輸過程中的所有經濟損失由網站內部消化。
胡海卿提供的一組銷售數據顯示:11月5日上午10點,褚橙開賣;前五分鐘賣出近800箱;最多的一個人,直接購買20箱;一家機構通過團購電話訂了400多箱,24個小時之內銷售1500箱。到11月9日,已經賣出3000多箱。
“褚老用的肥料也是自己的配方,用煙梗等調制的有機肥,無任何化學成分。”胡海卿說,這是一舉雙得,同時還起到了去蟲的目的。另外,褚老讓農民剪去多余的枝葉,每棵樹只留240-260朵花,目的是為了讓每個橙子都能享受足夠的陽光和養分。
編輯:肥田
COPYRIGHT 2008 http://www.keke-duc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舊版入口
版權所有:騏駿品牌策劃機構—具影響力的餐飲品牌策劃、設計、裝飾、營銷、推廣的專業餐飲策劃公司,  網站備案號:渝ICP備15004726號-2 
有没有什么靠谱的网赚 加拿大28 河北11选5走势图 2019年捞金网赚 乐彩网导航 马云支付宝网赚是真的吗 网赚钱项目 在家上网赚点小钱 网赚联盟是真的吗 2019年最新网赚教程